• <tr id='OQnxaV'><strong id='OQnxaV'></strong><small id='OQnxaV'></small><button id='OQnxaV'></button><li id='OQnxaV'><noscript id='OQnxaV'><big id='OQnxaV'></big><dt id='OQnxa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QnxaV'><option id='OQnxaV'><table id='OQnxaV'><blockquote id='OQnxaV'><tbody id='OQnxa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QnxaV'></u><kbd id='OQnxaV'><kbd id='OQnxa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QnxaV'><strong id='OQnxa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Qnxa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Qnxa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Qnxa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QnxaV'><em id='OQnxaV'></em><td id='OQnxaV'><div id='OQnxa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QnxaV'><big id='OQnxaV'><big id='OQnxaV'></big><legend id='OQnxa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QnxaV'><div id='OQnxaV'><ins id='OQnxa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Qnxa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Qnxa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QnxaV'><q id='OQnxaV'><noscript id='OQnxaV'></noscript><dt id='OQnxa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QnxaV'><i id='OQnxaV'></i>
                首页 > 文化 > 艺术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45周年祭 他才是真正的警匪片大师
                2018-08-02 14:07:43   来源:界面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        “佛祖达摩,用红粉笔画了一个圈,然后说道,当人们就算不相识,在某一天偶然相遇,无论是什么时候,无论他※们的道路是如何不同,在那一天,都会不可避免的聚在红色的圆圈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这是让-皮埃尔·梅尔维尔执导的电影《红圈》里的开○片偈,佛祖达摩经考证从未在画了个红圈后说出这样一番话,虽是梅尔维尔自行杜撰,但也不无深情地让我想到他与电影的关系,以及所有真正的导演与电影的关系,那就是“红圈”吧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红圈》片场照

                每年8月2日︾是梅尔维尔大师的忌日,今年正好是↑第45周年。回想去年的百岁诞辰,我们得以在大银幕重温梅尔维尔系列经典,无疑也是迷影盛事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作为警匪片大师,梅尔维尔想必也对他身处的时代深有所思,才会说々出那句:“所谓悲剧,就是你身处一个死亡随时到来的非常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让-皮埃尔·梅尔维尔
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1917年出生于犹太人家庭,1937年入伍,后来参与法国抵抗战争。在1944年5月10号的夜晚,正困陷于战事之中的梅尔维尔忽然想到他要有一个自己的摄影棚,但战争没有任何停止的征兆,在如火如荼的进行,当时想有个摄影棚也无异于痴人说梦。然而看起来不可能实▆现的事情,又怎能逃☆出命运的红圈?

                1945年,梅尔维尔退伍后,便着手操办独立制片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年轻的梅尔维尔

                影片《海的沉默》是梅尔维尔导演的第一部电影,1949年的处女作,还没显现后来黑色电影的端倪,但极简主义风格已如出一辙。《海的沉默》讲述了敌对两国同居一室的三位主人公,出于人情的试探ㄨ继而松动,却又受制于民族原则的时代悲剧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深沉内敛的镜头下,梅尔维尔既完成了初次拍摄长片的技术尝试,也几乎完美地表现了所拍故事中三人之间复杂的情感状态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海的沉默》

                改编№这部小说,当时导演根本没有拿到原著作者⌒维尔高的版权,也没有各类工会的许可和证件,资金没有支持且人手还短缺。他修建自己的工作室并在其中饮食起居,27天的拍摄时间于一年中断断续续完成,所幸最后收获了成功,也基本确立了他整个√电影生涯的美学姿态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海的沉默》

                让-皮埃尔·梅尔维尔自小便热爱电影,亲眼见证→了电影从无声到有声、从黑白到彩色。他开拍电影的时期也刚好处在黑白到彩色的重大转型期。这有困境也有先机,困境在于缺乏技术方面的经验,先机在于尝试新事物时缺少对¤比所具有的★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段时期,电影工作者们有更大空间树立自己的风格,在前无古人的大环境下担得后无来者的大师称谓,是电影史上的大好时光,也是电影史上的一次大动荡。大浪淘沙后,铸就了ξ这位大师叫梅尔维尔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在片场

                1967年的《独行杀手》把梅尔维尔的电影事々业推向了顶峰,从此在电影界名声大噪。作为导演的梅尔维尔与作为演员的阿兰·德龙,在风格上的无缝对接成就了这部惊动当代、影响后世的杰作。

                影片中阿兰·德龙饰演了一位没有任何背景的独行杀手,开片躺ζ 在一张昏暗旅馆的床上不动声色抽着烟,深蓝色氤氲里难以被发现。镜头没有呈现任何态度,梅尔维尔习惯在开头就把自己的观众引导进设置好的角色,从而开⊙始这个孤独的杀手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独行杀手》阿兰·德龙

                杀手身份的虚幻甚至淡化了Ψ肉体的存在,光线已无法投出他的影子,来去□生死皆无缘由,面不改色的杀人与被杀。

                在他简洁利落一目了然的行为下,越思索其动机越是讳莫如深,越想用力地抓住某一点,就越是扑一场永无止境的空。看似所有行径都理所应当,但促成这“道理”背后的东西▓有宿命、有情义、有规则、有尊严、有反抗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独行杀手》
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所处那个时代的法国,既属于新浪潮,也背离着新浪潮。新浪潮拐了个漂亮的弯开创了一条新路获影坛瞩目,而梅尔维尔直奔其】终点,不放眼「于路线,在无意中确确实实拍出了新浪潮时代里与众不同的电№影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新浪潮掀起的轩然大波逐渐淡去,那些走到终点的电影里,也有梅尔维尔呈现的果实,技法上比较怀旧的梅尔维尔某种程度←上也担得起“新浪潮之父”的称谓。

                说到底,新浪潮是↓个过程,不是▅个终点。它带给了电影界新的技法,可电影的美从来不等于电影的技法。“美”才是终点,技法只是条达到终点的捷径。梅尔维尔的电影是“美”的,他始终是站〗在终点的大师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他ζ也是孤独的,孤独的正如自己拍出的电影。梅尔维尔那』种活力与灵性、才智与幽默、脆弱与复杂、那种风度、那种分明是巨星般的存在感轻而易举的吸引来他周遭的朋友,可他的朋友中没有一个是∞可以自称了解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青年时期入伍的梅尔维尔,从几⌒ 乎全军覆没的队伍中数次生还;他有着不为人知的种种经历,即使对关系相近的亲人和好友也总是缄默不提。几乎没有人对他足够了解,情感深厚的战友都留在了已经翻篇的战场上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在片场

                他享受纷』飞的战火,乐于在生死间穿梭,亦沉迷世间万物,面对访谈时曾说“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,是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年代”。他包装自我建构角色,以自己的方※式隔离着世间又享受着世间。

                1969年拍摄的《影子部队》就包含了他对二战的揭露及反思,利用现实主义题材继续着≡他的孤独,描写了革命家︾们残忍决绝又冷峻的革命之路。他旁敲侧击的构筑深意,通过在场景中投入种种仪式感的细微动作和特征,来浮出事件背后的暗示,但这暗示♂又是浑然天成的,既展现了高超的导演技术和戏剧功力,也透现着梅尔维尔的风骨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影子部队》
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精准地注视着他电影中的细节,这些细节既有它起承转◥合的意义,也将电影向真实生活的方向清晰化。使原本出自构造的故事,却让人产生直接从现实中提取的错觉。戏剧的本质下有着真实㊣ 感的表现形式,这可能是一个导演能够给予的最大观影体验。

                影片《影子部队》里那些老成持重、不缓不急的革命者们▆,淡漠又深入浅出的交锋在“信仰”的坚定与不可违的“宿命”间流淌。或许,最勇敢的不是要顽抗宿命的人,而是不论宿命如何,明知前路是死也要走完它。因此,梅尔维尔电影中那些犯△罪者或革命者的姿态无一不带着某种悲剧意味,在对宿命宗教般狂热的镜头下一步步走向悬崖,眼睁睁看着自己如何坠落,这就是对宿命的无惧吧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影子部队》

                再不可亲近的梅尔维尔也有他温润的一面,那就是对他的电影。对于自己的每一部电影作≡品,他都怀有着父亲般的慈@ 爱,也有着孩童般的№渴望认同。他认为电影不止是响彻在空荡荡的电影院内,也希望获得观众们的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《独行杀手》为梅尔维尔带来了外界的肯定,那1970年的《红圈》则是梅尔维尔生前最为自己所满意的作品。他全权按照自身的风格写剧本、拍摄、剪辑,动用他的规则、他的品味、他的风格,也终于达【到了他至高的目标,诞生了一部能匹配他对电影完美设想的作品;同时也赢得了更多的观众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红圈》

                深谙男性情谊的梅尔维尔与深谙刻骨孤独的梅尔维尔,是如何完美地使“情谊”与“孤独”平衡在这部∴《红圈》里呢?

                或许情谊与孤独本就是不矛盾的,它们同样的真挚,却又互↑不干扰独立存在。电影中无路可走的逃犯偷偷躲进了罪犯的后备箱,对于这一行为,尽管╳罪犯心知肚明,却没有点破。这一刻,情谊∮的默契即刻建立,罪犯几乎是无私地选择庇护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逃犯,当后来逃犯接受了罪犯的烟,两者的情谊达到了共鸣,却也不影响各自的孤独。孤独在梅尔维尔的电影里,或许已经是♀一种性格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红圈》

                拍于1973年的《大黎明》是梅尔维尔导演的遗作,他于▃次年因心脏病去世。暴风雨中灰蓝色稀◥疏建筑群里,驶过几辆七十年代小轿车。海浪拍打,海鸥啼鸣;一行人身着“梅式”大衣迎着粘稠的雨匆匆走进银行,开始了一桩抢劫。这就是他最后一部电影的开头部分,也可能是全片最凸显他个人电影风格的一⊙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《大黎明》

                这部影片在当时受众和评论界的双重失败下,极可能提前促成了梅尔维尔的々人生黄昏,他也终于在这打击下颓丧不起,一直构思的下一部电影在《大黎明》蒙受的阴翳下迟迟难以成形,且遭①到了多方阻碍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曾说过,“我就是为电影而生的,我生命中的每一分一秒都是在拍电影”。把他故ㄨ去的原因归于电影,无论事实是否如此,可以肯定的是,说出为电影而生的皮埃尔,绝不会排斥为电影而死之名。
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和他的猫

                梅尔维尔最终倒在他与电影的红圈里,恐怕】没有除了战场外比这更让他本人接受的归宿了。他在困境中开创了◥他的电影好时光,他在古典主义的镜头下拍摄出具有时代特征的黑色故事,用极简主义手法划出兜兜转转不可逃离的命运○红圈,他才是那个拿红笔划圆圈的电影界达摩。

      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↓索: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全国笛箫高手25日集体留韵苍南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展讯 | 虚异·京港澳#水墨新媒体@2018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