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WDpgxq'><strong id='WDpgxq'></strong><small id='WDpgxq'></small><button id='WDpgxq'></button><li id='WDpgxq'><noscript id='WDpgxq'><big id='WDpgxq'></big><dt id='WDpgx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Dpgxq'><option id='WDpgxq'><table id='WDpgxq'><blockquote id='WDpgxq'><tbody id='WDpgx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Dpgxq'></u><kbd id='WDpgxq'><kbd id='WDpgx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Dpgxq'><strong id='WDpgx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Dpgx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Dpgx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Dpgx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Dpgxq'><em id='WDpgxq'></em><td id='WDpgxq'><div id='WDpgx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Dpgxq'><big id='WDpgxq'><big id='WDpgxq'></big><legend id='WDpgx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Dpgxq'><div id='WDpgxq'><ins id='WDpgx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Dpgx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Dpgx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Dpgxq'><q id='WDpgxq'><noscript id='WDpgxq'></noscript><dt id='WDpgx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Dpgxq'><i id='WDpgxq'></i>
                首页 > 文化 > 文学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解渴的绿
                2020-07-13 12:01:41   来源:一闻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                我爱看山,朋友也爱。于是,我们爱在春日背上挎包,携两个水壶的鲜果汁,去看山看水。望不知名的小鸟掠翅而过,指点蜜蜂扑在郁金香上。我们的长发散在风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而现在,我一身迷彩,子弹袋马甲,左挎包,右沉甸甸的军用水壶,还◥有顶在头上重达数斤的头盔,背枪立在队伍里。短发被汗水湿透,短袖黏◢上肌肤。在莽莽的大山,在茸茸亲肤的青草,也在暑期的训练场。我摸着眼皮上沁出的汗,大把大把,顺着睫毛滚滚△而落,和╳着我们的喘息声,一起蒸腾在八月京郊的山风里。我们早就无心看风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正值盛夏,新闻里的高温预警,我们听不到,手机里的气温预报,我们未浏』览。临行前亲人的叮咛嘱咐,已成为迷彩包里的花露水、膏药和创可贴。除此,只有这一群年轻的面孔,挂满了汗珠,来面对酷暑的山路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暑期的训练科目。等我们被一个个繁琐的绳扣系在了装备里,套上头盔,踩进作∏战靴,留在彼此眼中的,只有熟悉的双目和嘴唇。过了一会儿,队伍蜿蜒上山路,踏着滚烫的砾石,越行越远。我们的双目半眯着,嘴唇焦干,互相询问,水,水……带了多少水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正值青春生长期▲的身体,可以在任何场合,任何时分,从额角鼻尖,散发体内旺盛的水分。一次跳跃,一场奔跑,一回合热烈的舌战……湿润的气流,流淌在『每一分激越里,它渗出泛红的肌肉,抵达体能服干涩的布面,渐渐汇流,渐渐饱胀。多余的大军,则会是像厚实的迷彩外套进军,但抵不住硬纤维的吸水能力,且战且迂回△。慢慢渗透,交融,知道城池溃散,大军攻城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我们脱下被汗水浸得沉甸甸的迷彩外套,面面相觑。这一路上,从山下到训练场←,有多少体力,通过这样的点滴,挥散在望不到尽头的路上?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一大桶饮用水“咚”地凿在宿舍桌子上。有笑声响起↑来,这不是饮水机上的水桶吗?我们就用这个“灌”?后来,我们发现,一大桶水已经不够,对于四个正值青春期的身体,我们每天早上醒来,立刻相互ㄨ扶持着,搬起大桶的一角,再由另一个人拔下桶塞,左手执∞水壶,右手扶桶口,轻轻往下倾,灌满全宿舍的水壶,其小心翼翼的姿「态,谨慎的表情,和时隐时现的活泼打趣,真是像极了古时井旁的劳动女子。周围是四面光洁墙壁,一个书桌,四只马扎,简单的床铺,和一个硕大的水桶。并无电脑,并无游戏,并无娱乐设施,甚至◥连一点现代化的风格都少存。但有四颗跃动的心,在山里的时光,在相对隔绝的地方,如此纯粹,如此亲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水壶里漾满的清凉,包里还要塞上矿泉水,手里拎着塑料瓶,确保水分供应充足。他们会在晚间的水房,被我疲惫↘地,一滴滴挤入水盆。我的头发湿漉漉地垂着,趿拉着拖鞋,走过长长的走廊。那一端,有同学刚从商店跑回来,手里提着饮料和饼干我连√忙激动地迎上去,密谋一样地,一起拥进屋子,“叽叽喳喳”地关上门,开始我们小小的宴会。难以想象的是,她们进行了怎样秘密的策划,从澡堂旁边的小道疯跑过去。嗅尽了一路青草的芳香,紧紧抓住彼此的手,感受温热的皮★肤沁出的新汗,和紧张的脉搏跳动。她们的头发在傍晚的空气中甩出水珠,清清亮亮,随着脚步节奏,扑落在水泥地上,像刚刚有一只敏黠的小鹿,踮脚经过,衔ξ回过冬食粮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宿舍门“砰”地一关,小小的“宴会”开始了。我们“哗啦哗啦”地掀动塑料袋,分发小饼干,喝着清甜的饮料,夜色流进窗台,像铺了一袭餐布。有人说,“这种感觉这好啊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说,“以后,不论我们走到哪里,还ζ 要像今天这样,一起吃东西,一起休息,一起笑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紧张的训练之余,有这个甜蜜的缝隙。让我们在集合后的闲散时间里,在晾晒好被汗水胀饱的训练服后,能用几瓶汽水饮料,串起一天的惬意与美好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我们又将“披挂”上训练场,又将在草泥里打拼,但在艰苦的训练之后,久久难忘的,仍是那一夜月光,那充溢着窃喜的,咬啮着小饼干的,豪爽的亲昵的哄热的——独属于军营的笑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在训练场上,我们没有饮料和饼干,只有水壶里弥足珍贵的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快接近目的地,队伍在一片小树林里停下休整。我靠在「树干上,撑着沉沉的腿,不参与跑来的所有嬉笑、谈论。知道有声音模糊想起,“怎么不说话呢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我感到有一双手握了上来,分不清是谁的,是哪双昨晚握着饮料瓶和小饼干的手。我知道,昨夜“宴会”的甜蜜不会延伸到今日,苦艰只需▆要沉默的陪伴。有人抱住了我,绿色的迷彩紧贴我的额头。树影婆娑,和迷彩的绿一起滉漾。“出了好多汗”,“扶她……”更多声音响起。有人抽出↓纸巾╲,有人挤出几粒胶囊,有人拧开风油精。有人把手伸向我的右侧,她触到了变轻的水壶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我在不知多少双手的力量下坐起来,双唇间一片沁凉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持水壶的人似乎执意让我喝饱,一直稳稳地举着。有人翻遍口№袋,找寻有没有一块糖,被吃剩下的,或是遗落在哪个兜里。那急切地翻包声让我有落泪冲动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嘴里被塞进一块硬糖,几片药,一支藿香◆正气液,还有大口大口的清水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后来,疲惫的训练结束。回到那间宿舍,那数个夜晚“宴会”的举行地,我们依旧举着饮料瓶,几代来之不易的小零食,被我们反复推让。食物的滋味,早已忘却,记得是,是分享过后丝丝咀嚼的回味悠长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我们这群正值青春的少年,已是战友。我们的友情,或该是以炮弹和战火为底色。我们是“钢铁长城”,但我们依旧在一蔬一饭,日常饮啄间筑就弥坚的情感,火热,且活泼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我依旧爱看山看水,但也深深记住了那段山里的盛夏时光。有份秘密ζ 的牵绊,是属于我们的,属于我们这些曾紧抱成团,在汗水中摔打过的年轻Ψ 身体。不能忘的,是大树流溢浓浓的绿色光辉,汗水浸过的迷彩色深了一度,我们一样的衣◤装,一样的爱动,滚流着青春的热力。磨炼的日子里,我们饥,我们渴,但我们能在彼此身上倾注,在凝聚的绿中得到满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它让我懂得,一袭戎装的绿色,属于坚固,属于防护,属于远方的高山和边疆的线路,但也属于一只水壶的推让间,解渴的温柔。(徐嘉馨)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简介:徐嘉馨,女,就读于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戏剧影视文〖学专业。热爱文学创作,曾于2018年、2019年分别入选第九届和第十届“国家新闻广电总局扶持青年优秀电影剧作计划”,参与“红色基因丛书”创作。

      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喜迎“国普”歌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页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 收藏